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洞情察世之博客

人生与社会照写

 
 
 

日志

 
 

热衷物质生活必损精神生活  

2010-01-11 15:4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作为具有思想的智性生物,精神生活就是他有别于动物的最重要特性,动物也因为没有精神生活而得不够开化,永远停留在野蛮愚昧状态之中。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自从有了外在的等级区别产生和出现之后,心灵便逐渐为外在物所诱惑而迷失了自己的心性,贪婪之心日益膨胀,攀比之虚荣心日趋高昂,灵性智性已为计算利益之心计所更换。于是各种阴谋诡计产生了,于是种种侵害他人权利的野蛮行径出现了,斯文的欺骗与野蛮的凶残交替进行着,种种迹象已证实人性坠入了兽性,人道沉沦。

  所幸的是,人类的杰出代表——智者,经过多少代人的漫长探索和思考,真实的反映了这个客观世界,揭示了人生真缔和社会实质,为人类生存与发展指引了前进的方向。如苏格拉底追求的思想自由、释迦牟尼的慈善与耶稣的博爱、卢梭的平等……到现时现日已汇聚成为人类理性思维结晶的普世价值观,以及现今的所有科技成果和文化成果等,所有这些都归功于人类精神生活所结成的硕果。

  然而,人类的大多数者仍然沉迷于物质生活而不可自拔,他们基本上已摒弃了作为万物之灵特有的精神生活;过上了比动物吃、喝、拉、撒、性等更丰富的物质生活和多了对自身利益的计算,除此之外便无它物存在。人对自己过上更好的物质生活这固然没有错,错的是:作为拥有细腻丰富的思想感情且具有理性思维的万物之灵,固然只重于眼前的物质占有和享受上,而对于人之最重要特性的精神生活却视而不见,弃如垃圾。从而,在自学与不自觉之中茫然地走过昏昏浊浊的一生,沦丧了人之灵性和特质,这是多么可叹又可惜的事情。

  在人类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当中,如何处理和协调这两个方面的生活,这是一种智慧和学问,也是人的一种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最终体现所在。各人各有活法,各人各志,有的宁愿在物质上过着平淡的生活,而在精神上却追求着充足的生活内容,他们一般都能达到思想上的不惑和灵魂的永恒。有的人则终其一生都沉迷于物欲中渡过,生活于茫然之中,最终在茫然中了结一生。他们追求的是当下的物质享受和对物质财富的占有,在舒适而迷茫的生活中了却一生。最可怜的是一些既过着匮乏的物质生活,而在精神生活上同样又是匮乏人生的人们。实际上,他们是上天的抛弃儿,而这实质上又是一个社会制度上的不合理所导致的问题和现象所在,如统治者对民众物质财富的掠夺和剥削,又在精神上对其进行愚化的结果。

  一般来说,要追求精神生活的丰富和充足,就不能过于热衷于对物质生活的追求。物欲必定要迷惑和影响人的心智,即利令智昏的一个现象。自然,在一个物质生活舒适的环境中追求精神生活,这不失为一种理想生活。然而,但愿人们不因为丰富的物质生活而沉迷于其中而不可自拔,毕竟能够保持大脑清醒者实为少数。

  学习知识、思考探索、创新发明等人类的这些精神生活,都必须在一个安静的极少物质欲望的环境中才能得到很好的进行和开展。很难以想象着一个怀有科学创新发明志愿的科学家,他每天都在过着丰富的物质享受和沉醉于这些物欲上,还能够成就科学发明成果?我们在学生时代如果同样沉迷于物质生活,也是一样难以学好和掌握知识的道理所在。热衷于物欲,这更是修行者修行的大忌,寡欲好参禅;欲望过多,如何能静心修行的呢?

  所以说,每一位有志向追求精神生活充足的人士,不能为物欲所干扰和迷惑了心智。热衷物质生活必损精神生活。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在自我理智的合理调协下,一心一意向精神生活前进是成功者(自我实现者)的主要特征。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cus=textarea nb- te ztag fc0="m-3-jst-1"> {list a as x}b- {if !!x} 屎虐
class="fc03 n${x.entCount:163.comank" hidefob- h'ght茱质誷itentCount:163f x.visitorName==visitor.userName} ${x.visitorNickname|escape} class="fc03 n${x.entCount:163.comank" hidefob- nb-pe}"oneentCount:163b=1.vis,6)itorName/${x.visb-b- rget="_blanb- rte k" hidefo rte k" hidefo{飨i2犀眓 c"trst2犀眓b- rte k" hide 02犀眓;w p lt="${x.!!xati
箂s="更籶an2"> n class=" } b }/?0690anspa publishTime:126319615866wi${y.entCount:Bflo08207itorName rgehidefocus=" c"蟟2犀眓;wc"trst2犀眓b- rn class=" "蟟2犀眓.do?blogad=1&blo#--引用记录haredb- o?blogaddiv> <">' atic/98967 solit" id="k icn0!!x span记录span clas/${x.v b- p://aa06102 bdc0 fc0/${x.visb-lass="fc07">olo k icnhtt solink" style="height:2t" id="!!x7rombl="m-lmi${x.enferBflo醹wi${x.enferBflo08207itorName rgehix;padarte k" hidefob- te ztag fc0 mr k icnhtt solink" style="height:2t" id="!!x7rombl="m-lmi${x.enfersrk:Pcti}wi${x.enfernce:3.coitorName rgehix;padarte k" hidefohidefocus="{鱰rst2犀眓b- rn class.do?blogad=1&blo#--博主ss="haredb- o?blogaddiv> <">' atic/9896 } cus=x_ ex>4}{b oloyle="_z/${x.vis nb- {if ribe
|defadc0:""e==hare-wra${x.are-w|defadc0:""itorNamewi${}" oneare-w,60)itorName rgeh solit" id="!!x ${}"2one ,'yyyy-MM-dd HH:mm:ss')} class="f-myLikeIhidefocus=" c"蟟2犀眓;w c"trst2犀眓b- rlak" hi.do?blogad=1&blo#--被ss="s haredb- o?blogaddiv> <">' tatic/9896c } b-b-------b-----c 7}{b olonk frame"> <="m-3-j086085071" tar${x.are-w|torName rgehidefoc eb------- --c"trst2犀眓b-------b----- c"蟟2犀 eb------- rn cla eb------- te ztag fc0downl rd <" eb-------b--- {if !!x"zt e wi .per/nk"s="pankttp:kaol新闻客户端le="font-" eb------- rte k" hideb------- rte k" hi.do?blogad=1&bl/${x #--右边模块在9haredb- o?blogaddiv> tx">tx"-ist a as class="cb--- de"> | &nclasi .per">get=atioation:none;" hreb--- bra bra /${x.v te zlowtv class=earfix">
tcte /${x.do?blogad=1&bl #--iv c模块在9haredb- o?blogaddiv> tx">tx"- te ztag fc0 rev> class="cb--- te ztag fc0tor
te ztag fc0tx"-atic/9896 te ztag fc0clo="at/${x.vis lass="fc07"><tx"-3nk" hi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