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洞情察世之博客

人生与社会照写

 
 
 

日志

 
 

人与动物的本能及需求层次  

2010-12-14 09:36:43|  分类: 钱氏看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能是指有机体之所以存在着最基本的能动意欲和反应。不同的有机体在本能上表现有所不同,如动物与人类的差别等。“机体依赖自身的资源,它经常显现一种生物性的功能或智能(马洛斯)”。在动物身上主要集中在生存层面上的本能,再往上的层次表现就显得比较弱。如动物总是吃、性以及安全等为主要本能来满足其生存上的需要,乃至是全部的需求。至于它们有时也会需要爱与被爱,如母亲对子女的爱及配偶间的亲昵等;动物也害怕被蔑视和需要得到尊重。然而,动物在这些方面的需要及反应上并不十分强烈;它们更注重于生存方面的本能需要层面上。而人类则相反之,虽然人类依然以生存本能为基础,但是人类往往则更注重于爱、尊重及至自我现实的更高层次需要的本能上。人类既存在有出于对生存需要的本能,如吃喝、安全及性等,也会有对爱、尊重等的需要,更有追求美、追求真理的本能。

 

  因此,马洛斯对人的本能在心理需要层次进行了总结为:生存、安全、爱、尊重及自我实现等五个层次。动物至多发展到了需要尊重这一层次为止,在群体或家族生存活动中,动物对于遭到同类或家族成员的轻视也会懊恼和自卑,它们都渴望成为群体中备受尊重的王者。这里,虽然余以为争夺强者地位是动物为了获取更多交配权的为主要原因所致,但是,获取同类尊重却亦是这一动机的副产品。而在人类需要层次当中,尊重需要更加引起人类格外重视的心理需要,这要比生存方面需要的重要和强烈得多了——当人达到尊重需要层次时,他就会将尊重视为最重要的心理需要,他就常常会为自己的尊严而奋起捍卫之,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维护自己的尊严。动物的王者却也常常会象征性的这样来捍卫自己的王国和尊严。人类当中的势利者心理需要也只能发展到尊重这一层次为止,他们是无法觉察到和体会不到自我实现这一人生最高心理需求的。

 

  马洛斯认为:“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认为:人的欲望或基本需要是先天给定的,至少在某种可以察觉的程度上是这样。那些与此有关的行为或能力、认识或感情则不一定是先天的,而可能是经过学习或引导而获得的,或者是表现性的……假如我们对文化和生物两种因素都有恰当的尊重,并且,假如我们进一步考虑文化是比似本能的需要更强的力量,那么,下述的主张就不是谬论而是顺理成章的了:如果我们要使柔弱、微薄的似本能的需要不被更强、更有力的文化所吞没的话,就应该保护它们。而不是相反,它们很可能被吞没,尽管这些似本能的需要在另一意义上说是强大的,亦即它们顽强地坚持要求获得满足,一旦受挫,就会产生严重的病态后果”。

 

  我们可以这样看,在基本需要方面的本能上,如吃、性及安全等这是先天给定的,而在其它层次上的需要则是在后天学习形成和获得的。因此,在基本需要方面的本能并不存在好的或坏的。造成好的或坏的趋向则在于后天环境熏陶的结果。而狼、老虎是肉食的,它们在后天生存环境中必须通过猎食来解决生存需要,这种后天给予了它们这一后天特性。而鹿、象则为草食动物,它们在后天环境中通过采食植物便可解决生存需要。因此,它们就给人以一种温顺和善良的感觉。对于性本恶论的是以动物恶性这方面来推理,对于性本善论则以动物另一温顺来推理的。而这些又都是被先天给定了的,即决定肉食或草食已在先天被特定化了,这是动物的现象和特征。对于人来说,这一切却是人后天环境在其意识朝某一方向发展的结果,这是环境诱导人意识成长的结果。即在一个健康良好的环境之中成长的人们,他们便普遍是心理健康的;而处于一个不健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人们,他们必普遍是缺乏道德的,除非个别人通过通过自己的良知和感悟突破该恶社会形态意识的陷井外。因为人具有不确定性的属性,人更是通过后天的观察与学习,通过对世界的开放性和创造性来塑造自己。对此,马洛斯说:“然而,从低等动物研究中得出的最有害的经验酿成了这样一个原理:本能是强大的、牢固的,是不可更改、不可控制、不可压抑的。但是,这对鲑、蛙、北极鼠来说,也许是真实的,对人类却不适用”。 因此,人先天的本能无谓恶与善,人的恶与善一切还有待后天环境的熏陶与自我塑造,即人的善恶是人在后天之中经过环境的影响和自己对自己进行创造的结果。

 

  健康的个人需求层次是以一种良性趋势发展起来的,即他赖以生存的吃、性及安全等是在不妨碍他人利益为基础建立起来的需求,包括爱、尊重、自我实现等都是建立于与他人友好联合的基础之上,而非侵犯他人和与他人对抗的存在需求。自我实现者更在以创造与奉献为信念,在实现自我的同时,也为社会做出了献给。唯有恶的不健康的个人利益才是与社会利益对抗的需要,采用各种形式侵害众人利益,如贪污和盗窃等;同样,恶的不健康社会利益也是与个人利益相冲突的存在,如集体主义以集体为借口彻底抹杀个人利益等现象。

 

  马洛斯说:“对于人类来说,本能性冲动和理解力可能都是似本能的。更重要的是,它们的结果或者隐含的目标可能是同一的、合作的,而不是排斥性的……在健康那里并不互相排斥,而是指向同一方向。不过对不健康的人而言,它们可能是互相对立的……健康社会状况下的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是合作的而不是对抗的。对于对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错误看法以及不正确的研究方法来说,只有在恶的个人环境与社会环境下它们才会存在的”。

 

    自我实现者,他对自己的心理需求层次的强烈程度一般表现为从高往低的一个从强到弱过程。即他对于最低层需求的吃喝玩乐上是较低需要,而在爱与被爱以及往上的心理需求上则呈递增趋向。实现自我是自我实现者最强烈需求的一个最高的心理需要。

 

马洛斯说:“低级需要比高级需要更具体、更可感知,也更有限度。与饥和渴望相比,爱的躯体感要明显得多,而友爱则依次远比尊重更带有躯体性。另外,低级需要的满足远比高级需要的满足更可感知或更可观察。而且,低级需要之所以更有限度,是因为它们只需一定数量的满足物就可平息这种需要。我们只需吃这么一点食物就能满足饥饿,然而友爱、尊重以及认识的满足几乎是无限的……两种需要都满足过的人们通常认为,高级需要比低级需要更有价值。他们愿为高级需要的满足牺牲更多的东西,而且更容易忍受低级需要满足的丧失。例如,他们比较容易适应禁欲生活,比较容易为了原则而抵挡危险,为了自我实现而放弃钱财和名声。能充分理解两种需要的人,普遍地认为自我尊重是比填肚子更高、更有价值的主观体验……高级需要的发展只有建立在低级需要的基础上,但最后一旦牢固建立,就可以相对地独立于低级需要”。

 

也许,人的高层次需要在未被确定时,它尚处于薄弱阶段,这时最易受到低级需要及文化因素地影响被弱化,甚至是被忽视了。但是,一当它得到确认并建立起一个牢固的成为人的需要,它就表现出巨大影响力;如此,人就不再一味依赖于低级需要了。这时,人才会以高级需要为主要需要,而低级需要仅仅成了人的一个辅助性需要,即当作自己维持生存的一种手段和需要。自我实现者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他们也总是在实现自我当中,获得了人生最高的幸福体验,这是其它需要所不具有的幸福感。在创造中得到充实,在奉献中获得快乐——一种充实的快乐,在创造与奉献过程当中无穷的幸福感便弥漫于整个身心,以及每一个细胞,这就是人生最高最大的幸福感。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