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洞情察世之博客

人生与社会照写

 
 
 

日志

 
 

析苏格拉底与柏拉图反对城邦民主之本意  

2011-09-09 15:14:17|  分类: 钱氏看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至现今,人们在评论古希腊两位哲学家——苏格拉底与柏拉图对城邦民主持反对意见时仍然认为他们是反民主,并属于支持专制治国观点的哲学家。例如,他们认为一个人应该做和他身份相符的事,农民只管种田,手工业者只管做工,商人只管做生意,平民不能参与国家大事。

余以为,这样理解是十分片面和扭曲了此两位哲学家之本意的。我们知道,古希腊城邦民主是全民都参与到政治决策之中的民主体制形式。如此,当所有人都在参与社会上每一项政治大事进行讨论、决策时就影响了各行各业的产生劳动、经营贸易及学习创造等社会的正常运作;即为了参政,人们都必须离开了原来各自从事的岗位而影响其工作。而且,由于各人具有各自不同的认知观及不同的专长原因,因而,人们也会对每一项国家大事就会产生和持有诸多不同的认识和意见;因此,在众说纷纷扰扰的情势下,这种各持有异议的全民参政方式就不利于达到意见统一,其参政效率也自然是十分低下的。所以,柏拉图才说,“我们做一双鞋子还要找一个手艺好的人,生了病还要请一位良医,而治理国家这样一件大事竞交给随便什么人,这岂不是荒唐”。按他的意思说,国家大事(政治)应当交予懂得政治的专业人才来打理,这样才有利于处置社会事务,提高社会管理效益。

尽管如此,全民参政总要比专制的寡头垄断政治要好要强,这却是勿庸置疑的事情;这在当时的人类社会中对此两种截然不同的政体进行实践上的结果便能得到足够的证明。因为,首先是专制扭曲了人类正常的社会关系,从原本平等沦为了不平等,此乃非常不人道的违反人类精神和自然法则的体制和做法。其次是,专制将所有共有的公天下强占为私人财产的家天下,此乃十分野蛮和贪婪的强盗行径。再次是,专制妨碍了人思想表达的自由,禁锢自人的自由也就扼杀了人类的创造精神,严重地阻碍了人类文明地进步和发展;这可从人类处于自由与不自由状态条件下所呈现的文明差异上获得证明。最后是,专制是人为地在制造特权,从容了当权者的专横独断,缔结出人统治人、人掠夺人、人奴役人、人压迫人的非人道社会性质和体制。

柏拉图所说的,“我们做一双鞋子还要找一个手艺好的人,生了病还要请一位良医,而治理国家这样一件大事竞交给随便什么人,这岂不是荒唐”。此为必定不会将一国之大事随便交给一个信口开河的自夸其是的人来打理,或者是交予一个持有武力自称为天才政治家的人来垄断,并剥夺了公众人作为社会成员的社会权利的。柏拉图所说的“我们做一双鞋子还要找一个手艺好的人,生了病还要请一位良医”,这必定是一位经过公众人推荐、认可、授予治理国家事务权限的政治人才,而非一劳永逸的认可及任命,亦非是通过武力强行长期霸占政权者。假如受到公众人委托来打理国家事务者不能胜任,公众人仍然需要收回对其任命,重新另行选择其他能者以委托之;而且,这一委托任命也是具有时间限制的委托。如当今民主国家普遍采用的选举委托运作模式(代议制政治)即是,这是一种成熟和理性的民主模式。所以,苏格拉底与柏拉图反对全民参政的民主方式,这却是一件自然而然和十分正常不过了的事情。

为了让社会的公众权能够由一个有道德、有智慧及有专业才干的人来打理,没有经过公众的慎重考虑及自由选择必无成为可能。因为被垄断了的公众权必会沦陷为成私家权,因而,公民沦为臣民也要成为必然。没有民主,公众权的最终决定权就不能始终固固地掌握和控制在公众手里,就难免会有这种沦陷的危险发生。这是必然的道理。如奴隶制封建制下的古中国统治者为了传承其私家权(国家政权),就竟然会让一个几岁的小孩子或呆子当政便是,此又如何能够让贤者上位的呢?一个生活于平等、自由的社会环境中的城邦公民自然不会连此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了的,更何况是身为智者且生活于平等自由环境中又拥有国家主权之一的哲学家的呢?因此来说,他们所反对的只是民主的形式而非民主本身。所以,苏格拉底与柏拉图必不可能象生活于古中国时代等级森严的奴隶专制下的儒教创始者——孔丘那样对社会制度知识非常无知地竟然承认和鼓吹了这一不平等的君臣等级思想。

因而,苏格拉底与柏拉图其反对的是这种全民参政方式的民主,而决非否定民主本身的实质——即国家主权属于公众人所有的民主社会制度的性质。因此地说,苏格拉底与柏拉图所反对的是城邦全民参政式的民主,而非选举制委托式的民主。

所以说,人们认为苏格拉底与柏拉图是反民主社会本质的观点是片面和曲解其本意的,他们原意上所反对的只是民主的形式——即反对全民参政的民主形式而非选举制委托式的民主。而事实上,他们所反对的观点却是成立的,这些都可从当今民主社会体制普遍实行的选举委托制便能了解和证实其正确性。能够可以实行全民参政的社会,可能,这只能是一个人数控制在一百人以内的小型社会方具有此成效可言;而人数超过此限额则必难以实施之。

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为,自由乃人之天性,而参加社会政治活动乃人出自对政治斥求的渴望;即在参政过程中证实了自己是该社会成员之一。因而,对于热情参政的古雅典人来说,苏格拉底这个持反对全民参政者视为敌人也就在于情理之中;只不过是,他们采用了极端而野蛮的非人道上的做法却是非常不可取的。因为自由乃平等的自由,自由的精髓就在于不得随意剥夺他人的自由权利,更不可随意地剥夺他人的生命权利。所以,古希腊的自由民主雅典才会酝酿出此悲剧的。这是对自由及生命的根本权利地野蛮侵犯和掠夺行为,应受到普遍的谴责和唾弃。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