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洞情察世之博客

人生与社会照写

 
 
 

日志

 
 

社会乃人类意志的产物  

2013-08-19 12:1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总爱往自然身上粘贴各种标签,其中之一就是社会是自然演化的产物。社会是自然产物的这类观点的实质就是,将历史不同时期上人类个体与集体意志的积累沉淀当成了自然或自然的产物即是。如埃利亚斯所持的观点:“尽管所有这些社会过去和现在显而易见均是由无数的单个个人组成的,而不是由其他什么组成的,但这种结群共处从一种形式到另一种形式的变化,显然不是由哪个个人事先计划好的……我们大家彼此组成了它,但就它如今所成为的那个样子,却不是我们中的任何人,甚至不是我们大家的共同意愿、计划的结果;它之所以存在,仅仅是因为众多的单个人有所意愿、有所行动。尽管如此,它的构造,它经历的巨大的历史演变显然并不取决于单个个人的意志。”可是,最早的原始社会中的掌权者因贪婪持暴力掠夺所有人的权利,而建立了第一个专制体制社会时,这就个人意志对社会左右的结果。而较早提出民主思想的个人,如法国思想家卢梭(古希腊民主思想由于于二千年前已被野蛮暴力所颠覆,形成了一个历史断层,故,这里就现代民主思想仍以十八世纪的卢梭为主要理论代表),他在构建了一套比较完善的民主理论之下,人们依据这种理念以建立民主体制社会时,这也是人意志对社会的作用现象。

虽然人类不能一劳永逸地设计出一种永恒不变的制度来,但是,人类却是可以从总体上设计出一个大概社会制度的轮概来的,并在实践中再逐渐给予补充及完善之,如古希腊思想家伊壁鸠鲁最先提出了社会契约的观点,至十八世纪的法国哲学家将契约论开始较为完整论述以后,民主思想方深入人心,并于十九世纪开始进行民主实践以及不断地给予完善民主体制建设。虽然人类一些好的制度是通过长期实践积累下来并不断完善的结果,但是,此仍应当将其视为是人类意志对其改善行为的现象。

请不要忘记了人类最初走到了一起的初衷!人类走到一块的最早意愿就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如足够的成员就能够抵御猛兽或外侵者,确保自身的安全,并且能够拓展其生存空间;而交换物品又能灵机地满足和改善人们的生活需要等。人类从自愿组合起来的最初意愿就是人类的意志所在,此并非自然力作用的产物。

人类在为了求得生存以及更好地生存与发展的理想,在不畏强权及反抗暴政的行为上等,这些都是人类自由意志的展现,而非是自然的力量。包括生产力的发展及生产关系的改变等,都属于人类意志的范畴。

人类意志作用于制度有两种现象:一类是通过人类长期实践的经验摸索和积累中慢慢建立起来,如市场经济制度等;一类是预先明确地设计,再在实践中给予不断完善起来,如专制与民主等体制。就算是强盗式的专制社会,它也是在强盗们为掠夺天下人权利而强制地规定它对专横独断社会体制的一个粗糙设计,然后才是对它进行各方面配套设施的建立的,以维持它的稳定及正性运转,如对军队的掌控、官僚的设置及伪法律的规定等。

衡量一个社会制度好坏的主要标准在于社会人的满意率:满意率是指社会中的人对该社会让自己感到基本上满意所占的比率为多少,即满意的人数愈多该社会的性质就愈好;反之,满意的人愈少则该社会的性质愈坏。然而,从社会内来的好坏性质而言,更重要的衡量标准还在于公平。公平在社会上具体化为政治(自由)与法律必须是绝对的平等,经济方面则可以容许相对的平等。这就是说社会人在自由与法律方面应当维持人人平等,不得凌驾于法律之上和不得搞特权。虽然满意率亦基本上可以反映出一个社会内在的公平程度,但是,做为被冼脑后的奴民来说,这种满意率仍难以说明该社会具有公平的性质。因为奴民之间虽是平等的,而奴民们又认可了这种平等并适应了这种生活,可是,掌握着他们生死大权的专制统治者及其奴才们却并不与他们是平等的存在。

作为社会结构中的职位——个人在社会中所扮演的某角色,他总是依据所处于社会的可能性空间,并根据自己的能力、人脉、机会等条件及意愿来寻找哪个属于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的位置,不管这个位置是自己满意或者是不满意也好,为了生活就只能接受它,这就是社会现实,也是生活实现。“芸芸众生中,每一个个人都归属于某个确定的位置。”(埃利亚斯)       而那些不满意自己目前境况的人有的可能会通过不同渠道及努力方式以力图改变之,有的则顺从以适应之。

埃利亚斯说:“当代的这种极其错综复杂和细分的职能密网,并不是在有了多数人的自由公决。”虽然,这个交错复杂的职能网并非是先由那一个人设计出来的,但是,社会中每一个新职能的出现又何尝不是社会人某种需求的反映,并给予一些人以新的观念去创立和付诸它的呢?并且,如果对自己这种处境不满意的人愈来愈多时,社会机器又在刻意地压制着这种不满情绪,随意人们怨气日益地节节攀升,而透气孔在被堵塞住的情况下,该社会如若不及时做出改善这种现状的改革,爆发便成了一种潜在的可能。总之,无论是较大或较小的变革,以及对一些不完善的制度给予改善之,包括一个社会体制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也好,这就是人意志的使然,而非自然的产物。

亚里斯多德以砖块与房屋来比喻个人跟社会,只是在形式上起到说明的作用。即单个砖块只是起到基础的功能——构建房屋的基础;而房屋却为物体及人类充当了避风蔽日的起居功能。然而,砖块是没有思想感性及主观能动性的,它只是一块死物而已,因而,砖块是不能够跟人类来相提并论的。因此,以砖块与房屋来说明人类个体与社会的关系,这是不正确的比喻和观点,至少是不完全正确的说明。况且,人建造房屋的目的本身就在于避风蔽日。人类建筑房屋的动机及目的会是一种“不自觉地就被我们当成某种事后的和追加的东西来加以考虑了” (埃利亚斯)的吗?

 埃利亚斯说:“投票和选举这些不同职能群体之间不流血的权力较量,过去和现在惟有伴随着一个社会的功能组合的某种完全特定的构造,才可能变成并成为社会一般控制的稳固建制……进而,这样的功能构造还可以通过多数人的公决,通过表决和选举得到改变或完善,但只能是在一定的、多少是有限的范围内。”民主社会的公民们在投票选举的意志就在决定着该社会的政策走向以及社会性质,尽管个体意志的力量是有限的,然而,凝聚了众人的意志往往却是可以改变一个社会的根本走向和性质的。

世界作为人意志的表象,社会又可能会脱离了这个折射和映照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