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洞情察世之博客

人生与社会照写

 
 
 

日志

 
 

胜方总成为专制历史与道德的缔结者  

2014-08-06 11:46:23|  分类: 钱氏看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子在《胠筺》篇中曰:“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为之符玺以信之,则并与符玺而窃之;为之仁义以矫之,则并与仁义而窃之。何以知其然邪?彼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译文为:圣人制定度量衡,用斗斛来测量,盗跖就连斗斛一并偷了去;用秤来称重量,就连秤一起偷走;用符玺来验证可信度,就连符玺也偷走;力图用仁义来矫正这种情况,盗跖却连仁义也一并偷走了。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偷衣带钩的人被判刑杀害,盗取国家权力的反而成为诸侯。成了诸侯,仁义自然就偏向他了。这不是盗取了仁义和圣智吗?

为什么人类社会会出现这种糟糕而反常的情形发生的呢?

以余之分析和总结:一是窃国成功者为该国之君王和统治者,该国必沦为其私有财产,包括土地、财物及百姓(被统治者的实质就是奴隶)等。这里谈到窃国贼是因为每一个国家(天下)都是属于长期居住在里面的众人所共有的财产与主权,而非是某些个别人的私有物;因此,窃国贼之所以为窃国贼就在于其将原本属于众人所有的公共财产和权利进行强占并窃为私己之有。二是窃国贼为了稳定并维持其统治秩序及地位,就会制订出符合和反映其利益的规定(伪法律);而这些替其制作伪法律的人(所谓圣人)在无形中便成为帮凶(统治工具)。因而,在这种伪法律框架之下,自然会有“只许官府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怪象出现。即只准统治者自己窃国和做大盗,连道德与法律一并盗走占为己有之;因此,在这种条件下的伪道德与伪法律只会成为窃国贼装扮皇堂的蔽羞布和统治工具。相反,为了稳定其统治秩序却要严禁他者小偷小摸。这就是庄子所言的“偷衣带钩的人被判刑杀害,盗取国家权力的反而成为诸侯。成了诸侯,仁义自然就偏向他了。这不是盗取了仁义和圣智吗?”的意思所在

一个国家如若总是由一小撮人来长期把持和强占,无疑,该国家自然成了这小撮人的私有物,因而,该国家其他的大多数人便要沦为其奴隶。因为此天下已变成某个别人的私人财产,对作为这一财产的非拥有者说得客气些就是以客人身份来寄居于此,说得不客气和明确点就是这个国家主人(统治者)的奴隶。以客人或奴隶的实际身份,难道有非份之想?难道要干涉别人(或主人)的主权和财产?这可不是客人和奴隶们所应该做的事呵!不是的吗,有些已情愿寄附该主子的狗奴才叫嚣说:“不满意居住,可以滚蛋!”这只是对客人说的话罢,如果是对于奴隶便不会这么罗嗦的,直接给予惩罚即可,或囚禁,或用刑,打骂乃最轻的惩处。

天下是可以强占强夺的社会,如能成功夺取天下乃是个天大无比的利益所在也。若天下是绝对不可以谋夺的所在(天下为公),掠夺者再如何去争斗和夺取则必没有什么用处和意义也。如果天下是只要有足够条件便可以掠夺之;那么,某人若生有窃国之心,一旦条件有成熟就会遂鹿天下时,此势令天下大乱。此方实为社稷动乱之真源和祸根是也。不是的吗?汉王莽篡位、唐安绿山之乱、明朱棣政变等,逐鹿中原的有秋春七雄、三国鼎立、民国军阀互伐等,尚有无数起义和暴动等。若窃国胜利,天下万物莫不皆己有之物,统辖以内之领土皆为王土,统辖以内之众人皆为奴隶与奴才(自甘接受被统治者)。

做为客人应当客随主便,不应随便给主人添麻烦,更不该怀有不轨之心。做为奴隶,主人要汝生,汝则当可生;主人若要汝死,汝自应当亡为是。俗话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因此,作为成功掠夺天下的胜利者,它就自然成了自己运用财产法则的制定者,其他人不得指三道四,借人道和人性之口实来干涉其使用财产和奴隶之内政。客人必须遵从和接受主人家里的规则,奴隶者犹自必须无条件地完全服从主人的规定。纵然没有做侵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也被强制性地规定了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准许做。如此,这便有了胜利者是专制历史和道德的制订者。历史和道德在胜利的专制者缔结之下,胜利者在专制历史上,在专制道德上便自然而然是代表真理,代表正确的。尽管它是多邪恶的魔鬼也罢。

因此,此社会自然而然产生了“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来书写”、“强权出公理”、“胜王败宼”、“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理”等诸多相应的野蛮愚昧的混乱观念来。

胜利者总是运用自己的规则来规定所统治的社会,如汉朝统治者采取“罢韷百家,独尊儒术”来达到禁锢思想自由的目的,元朝统治者实施种族血统的替换和混合手段,清朝统治者则强制实行其种族的服饰和发式。

总的而说,专制统治者历来贯用忠君为其道德的至上法则,而讲真话真理和人性人道却成了大罪并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这就是造成一个人们普遍不敢说真话,流行谎言社会的因由。

所以,窃国贼总是要成为专制社会之道德与法律的缔结者为必然性,而在这种框架下的道德与法律自然会与窃国贼相映益彰,犹自在将歌功颂德与涂脂擦粉日常化过程中更呈现出窃国贼的高大威武之形象,“伟光正”因此而产生。因为此道德与法律乃根据窃国贼之意志制定而来,歌颂乃是掩饰丑陋和修饰形象之统治需要。

于是,在此既定环境模式下,人们只要是已接受与习惯了此种生活环境,便自然而然相信了这个被强行泡制的伪历史和伪道德观,从而,也就自然而然地会由心地遵从此类道德规则。无论主人做什么,反对什么和强制什么都是为了奴才的好。都是正确而正义的用心良苦。虽说是需要奴役,虽说需要炮灰,虽说需要禁锢和囚牢,而这是奴才者看来此乃是忠君,此乃生存的理由,此乃怕其白白耗费脑力的也。因为是非与黑白本为最基本判断问题,还需要思维还需要去辨别的吗?在这样的圈子里,莫说是历史任由其来书写,道德随它泡制,就是将黑说为白,倒非为是也乃小事一宗。就算硬要指鹿为马,看谁不服,看谁不信?在这样的圈子里,主人便代表着永远正确,永远光明和永远是伟大的。这不,其狗奴才们正忙碌着帮忙功颂德,涂脂抹粉的什么来的?而奴隶们也必须服从和在接受了主人的规定和观念,并于习惯这种生活模式之后,主动自觉地配合维护好主人的利益与形象。这就是“成了诸侯,仁义自然就偏向他了”的成因。

要不,林语堂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某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就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