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洞情察世之博客

人生与社会照写

 
 
 

日志

 
 

我的祖居——五云.田心寨  

2017-03-30 17:36:46|  分类: 钱氏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云是粤东地区一个偏僻的山区小镇,与陆河、五华县接壤。原属于陆丰市区域,现已划归揭西管辖,有二、三万人口。五云山川秀丽,土地肥沃,物质丰足,是一块典型自给自足的好地方,古时就有“世外桃园”之称。
      五云本是一块不为人所知的处女地,它的开发,建村落至今天发展成为一个城镇,这无不与彭姓人氏迁入、定居、拓展有着直接关系。大约在元未明初洪武年间,因国家战事频频,社会动荡,彭氏祖先从广东兴宁的长乐(即今之五华县至紫金县之间)辗转播迁,经揭阳县的霖田都(即今之河婆)等地后,就在这里扎根创业。经过六百余年来地苦心经营,遂建成今之揭西县五云镇。我的父亲就出生在这里,我的祖父、曾祖父等一系列先人就生活劳动在这片土地上。直到我祖父在汕头完成了由英国人创办的福音西医学院的6年医学学业后,于民国中期才迁移到陆丰市甲子镇开设医馆,从此开始了救死扶伤的人生生涯;解放后任甲子人民医院副院长,为当地一代名医。
      我则出生于甲子,长在甲子,从来没去过祖居——五云。小时,陆陆续续从大人口中才知晓祖居寿故里的一些儿事情,但在我脑海里留下的却是一片朦糊之印象。随着岁月地流逝和年龄地增加,我对家乡了解的渴望与好奇心也在不断地增深了。
      一直等到1998年清明节,我才有缘跟上宗亲回乡扫墓团回去过一次。五云美丽的山水与淳朴的民风给我终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我们二十来人组成宗亲回乡扫墓团在甲子乘车启程,经过南塘、内湖、博美诸镇后到达陆丰市区的东海镇,然后又转车从广汕省道的陆丰段“零公里”处出发。客车奔驰在新筑的宽坦水泥公路上,一条河流默默地陪伴于公路右侧,静静地流淌着,这便是陆丰市东河的下游。我们乘坐的客车就沿着东河溯源而上。
      一路上,可见到的只是近处宽阔的农田和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岭,有时还可见到一、二个村落。
      车子驶出陆河县时,山岭就更为高峻了,农田也不象前时那样开阔,连绵的山岭渐渐地向公路两旁收拢了起来。越是往五云方向驶近,山脉就越靠近公路,到后来,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是千里的横亘了;唯独一条河流与公路结伴蜿蜒而来。此一路段,公路与河流的落差显然更大了。初出陆丰时,其落差并不是很大,只有几尺而已。但现在的情形却有十几尺,有的是几十尺深;流水也开始湍急,从公路上往下望,胆子小的人也会为之害怕。车子在山脉与山脉交错之间飞快地穿行着。这时,我才真正领略到山区地貌风光:逶迤的山脉一路奔腾踊跃而来,气势雄壮、脉理清晰、递进有序,可清楚地见到当年地球造山运动时留下的痕迹。山上还留有几道人工挖掘的防火线。再远处,除了山峦之外还是山峦,那莽莽苍苍的崇山峻岭一直延伸到云天之外……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突听五叔说五云即将到了。闻说到盼望已久、“素未谋面”的祖居已近的消息时,激动、喜悦之神色即时溢出我的脸庞。与此同时,我的脑子里则在遐想着五云的山水草木及族人的模样来……
      车一开到五云,首先映入我们眼里的建筑物是一座古色古香的祠宇,这便是五云彭氏开基祖受章公祠堂了。我们在祠宇附近下车就来到祠堂瞻仰。
      祠宇前面是一块空旷的平地,可容纳二万多人地集会。屋顶盖的是金瓦琉璃,一片金碧辉煌,屋脊上有两条彩龙在玩耍着一个红艳艳的大火珠。祠宇的侧背倚靠着庙山,二条江水从背后流出并在祠宇前堂交汇,形成二水朝堂之结局。而这条水则流经陆河一直流到我现在居住的陆丰市区的东河再汇入浩瀚的南海。这就难怪从这里流传出六十多万渊渊人口之众了!祠堂两旁各蹲着一只神态威武的石狮,看其神情好象很专注地在看守着儿祠堂大门;大门两侧有一对联,上面镌刻着八个金字:“庐陵世泽,吉水家声”此联的含意是指出彭氏的起源于彭祖,发家于江西省的庐陵地区。门旁有一对石鼓,两扇大门各画着一尊门神,二尊门神仪态威严。我们在祠门前照像作记念。尔后,我们一行人沿着镇内唯一的一条商业街留达留达。
      商业街依山而建,广汕省道揭陆路段就从中间一穿而过。在长只有三四百米的商业街上,开着五金电器店、饮食店、杂货店、服装店、茶叶店、书店、旅社及信用社等商店。我初来作到觉得蛮新鲜的,便兴致勃勃地边走边四处光观,左右顾盼……
      在饮食店吃过午餐,我们又搭车向此次行程的最后一站——田心寨进发。车子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颠簸着缓慢迂回前进,二十分钟过去,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下了车,我吁喘了一口气,略松驰一下疲倦的身子,便放眼四望:呵!所谓的田心寨,就是四面群山环抱着,中间是一块十来里长,宽五六里呈长方形的盆地平原。平原上是碧绿的田野,一条江水把平原辟为两半;远山近岫是满目青翠,到处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极象是一个盛满翡翠的聚宝盆。再看其地势顽为险峻,四面八方只有一条山路进出。按兵家讲:此地易守难攻,进得去就出不来。
      据说当年日军侵华路过该地时也不敢冒然进犯。
      公路两边是村民居住的房屋,房屋布局错落有序,我的祖屋就在当中!我们看过祖居后,一行人在远房堂亲家安顿了下来。同时,大家感受到了客家人热情好客的爽直性格!
      远房婶婶用客家人特有的咸茶与米酥招待我们。咸茶开头喝起来,嘴里感到咸咸的带有一丝苦味,旋却给人浓浓的郁香。感觉很是爽口愈喝愈想喝。我美慈慈地品尝着山区的佳肴美酿。随后,我与大家走访了另外几家堂亲。
      亲人相聚,气氛自然热烈与亲切,大家亲热交谈着,亲情融融。远房堂叔详细地向我们介绍了山区近几年的生活情况。他说:“两个儿女已上完大学,现在分配在深圳工作;自己的生意挺不错的。这里种植的庄稼一年四季收成都很好,大家也都建了水泥房屋。村里还在梅江上建了一个小型水电站,家里用的水电费1千瓦只须1毛来钱;自来水是免费供应的……”听到家乡的生活充足富裕,我心里勿多有高兴,也感慨良多。我觉得这里虽说是农村山区,可这里山清水秀,生长在这里的人亦是个个长得文尔俊朗、朴素大方;男的眉目清秀,女的俊俏妩媚,丝毫不逊色于城市里生活的人。
      傍晚,我一人到屋子外面悠转,望着四面巍峨的高山、开阔的田野和穿流过平原上的梅江,望着村民屋顶上缕缕的炊烟,心潮起伏,万分感慨:这里就是我们彭氏十几代人辛勤耕耘、恬静生活的土地!
      第二天上午八时,天空晴朗,我们在一片风和日丽的好天气里上山扫墓祭祖。我在山坡上走着,嗅着大地气息,感觉仿佛很是熟悉,心底里对这山这水就更亲近了。走到将近山头时,由于我从来就没有登过如此高的大山,一高兴起来忘乎所以然了,竟象小孩一样雀跃着向山上跑去。谁知,刚跑一小段山坡,我就气喘咻咻,胸部作痛,这时才让我领教了高山氧气稀薄的利害了!
      中午,远房堂亲摆了几桌丰盛的酒菜宴请我们。在亲情与酒力的双重作用下,大家的情绪异常高涨,有道不尽的情谊,说不断的心里话。这是一幅亲人团聚在一起时血水交融的多么动人场面啊!
      下午二点钟,我们登上了客车即将离去。此时,大家彼此都依依不舍,并约好了再相聚的日期;此时,大家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可此刻说的只有一句话:我们是一家子人,是亲人!
      此情此境,我心里激荡着:是啊,我们是亲人,是一家人!我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那就是彭祖,那就是黄帝!
      客车终于在一片惜别声中缓缓开动了,我带着这份重重的眷恋告别了宗亲勿勿离去……

2004-1-31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